当前位置:主页 > 高尔夫 >

美联社:洗刷耻辱的退役 彼德森最棒谢幕万人羡慕

2019-09-27 14:46
ç′¢å°”æμ·å§†æˉ欧æ′2队获胜
  2019年9月19日,挪威名将苏珊-彼德森(SuzannPettersen)在索尔海姆杯上为欧洲队拿下了制胜一推,随即宣布退役,美联社记者道格-佛格森(DougFerguson)撰文指出这样一种激流勇退或许是高尔夫最棒的谢幕,以下让我们来看一下译文:
 
  苏珊-彼德森实现了高尔夫之中最罕见的成就之一。
 
  索尔海姆杯制胜一球?是的,我们从那里开始。她在鹰谷18号洞果岭6英尺之外推入的那个推杆仍旧是那些与挪威女强人职业寿命一样长,一样好的选手齐齐妒忌她的主要原因。
 
  在索尔海姆杯前15届赛事中,从来没有一个人面对这样一个时刻。最后一个洞最后一杆,在别的对决都已经有了结果之后,将决定哪一队取得胜利。只不过苏珊-彼德森本人并不知道比分,直到队友都冲上来簇拥着她的时候。
 
  “你还会要求更多吗?”苏珊-彼德森在一切结束,欧洲队夺回奖杯之后说。
 
  接着她得到了更多。
 
  她退役了。
 
  苏珊-彼德森之前没有对任何人提及此事,因为甚至她本人也不知道。这是不是一个冲动的决定——听上去的确是如此——已经没有关系了。因为这一推,她为欧洲队获得了决定性的一分,同时结束了全球21场胜利,两个大满贯头衔,4次赢得索尔海姆杯的生涯。
 
  在一个没有年龄限制,没有人真正退役的体育项目中,苏珊-彼德森离开的时候是赢家,最后时刻击出了生涯最为重要的一杆。
 
  “我们都乐意以她这样的方式离开,”朱迪-兰金(JudyRankin)星期二说。
 
  朱迪-兰金作为美国高尔夫频道的首席评论员当时在苏格兰。她不可磨灭的记忆是那一推的品质——它开始于洞外,然后稍微向右转——以及苏珊-彼德森举起1岁儿子赫尔曼的画面。
 
  “不能更完美了,”朱迪-兰金说。
 
  在高尔夫中,想说退役绝不容易,只有少数几个人达成圆满。
 
  尼克劳斯2005年无意识地踏入了一个优雅的出口。在没有喧嚣地打完最后一场美国大师赛之后——他星期五在九号洞结束——尼克劳斯那一年春天来到圣安德鲁斯参加一个赞助商活动。当时他提到他会最后一次参加英国公开赛,那将是他的最后一场大满贯。皇家苏格兰银行已经将他印上了5英镑的纸币上。他最后一次穿过斯威肯桥(SwilcanBridge)是激动人心的。他最后一个洞的小鸟具有象征意义。
 
  罗蕾娜-奥查娅(LorenaOchoa)2010年4月突然退役。即便还是世界第一球员,她却想开始家庭生活。2010年年底和2012年年底,她两次在墨西哥参加她的LPGA赛事。
 
  他们是例外。
 
  塞维-巴耶斯德罗斯(SeveBallesteros)已经失去了他的健康和魔法,在欧巡赛创纪录赢下50站胜利之后12年(2007年),泪眼朦胧的在卡诺斯蒂召开的阴郁新闻发布会上宣告退役。
 
  多蒂-派泊尔(DottiePepper)于2004年美国女子公开赛上宣布退役的时候泪如雨下。她带伤打了很多年高尔夫,感觉这项运动更多是一项令人憔悴的工作。
 
  “决定通常都是为你而设的,”多蒂-派泊尔星期二说。
 
  苏珊-彼德森却决定自己做主。
 
  “这是一个完美的收官。至少这是我索尔海姆杯生涯的终点,也是我职业生涯很好的终点。不能更好了。”她在胜利新闻发布会的发言获得了全场的掌声。
 
  “我明天结束,我还要说什么呢?我打完了。”
 
  平添这个时刻戏剧性的是:苏珊-彼德森从没有想到来到鹰谷的时候,自己的名字会绣在高尔夫球包上。
 
  卡特丽娜-马修(CatrionaMatthew)的绰号叫“比妮”(Beany),因为小的时候,弟弟读不准她的名字。作为队长,她一开始让38岁苏珊-彼德森当副队长。接着今年夏天,她接触了苏珊-彼德森,建议她多练习练习,以防她需要上场。
 
  苏珊-彼德森最终成为了外卡选手,那个时候这个决定相当奇怪。2017年因为腰部伤势,她错过了上一届索尔海姆杯。次年,她生了小孩。今年她打了4站比赛,结果她只晋级了1场。
 
  可是在最重要的时刻,她就展示了出来。
 
  这里还有点赎罪的元素在其中。2015年索尔海姆杯在德国举行的时候,她让自己看上去像一个坏人。艾莉森-李(AlisonLee)错失一个小鸟推之后,将高尔夫球勾了起来,可是苏珊-彼德森却指出她们并没有给这个推杆OK,结果欧洲组合赢得了那个洞,以及整场对决。虽然规则上没有问题,苏珊-彼德森看上去缺少体育精神。而这一事件后来吸引了更多关注,因为美国队从落后4分发起反攻,在单人对决赛中取得了胜利。
 
  苏珊-彼德森总是将凶悍的个性融入到高尔夫,特别是在索尔海姆杯中。2002年首次参赛的时候,她在5洞待打落后5洞的情况下发起冲刺,对抗米歇尔-雷德曼(MicheleRedman)获得了半分。当时挪威人沉浸在当下一刻,以至于她在NBC中不经意间说出了脏字。她对待自己够狠,对身边人也严苛。偶尔情况下,她是一个恐怖的存在。
 
  当一切结束的时候,她看上去不能更满足了。在18号洞,她臂弯中抱着儿子,手放在索尔海姆杯上。而星期二在家接受美国高尔夫频道采访,她最后感谢了美国球迷的无尽支持,“让我的生涯有了今天的样子。”
 
  “一方面她有能力让每个人坐立不安,另外一方面,我却没有见到哪个人不为她高兴,”朱迪-兰金说,“星期天晚上每个人都是一样的。我遇到的每个人都希望他们也可以这样结束生涯。”
 
  不再是坏人,她离开的时候是英雄。